正文

  最近在中国体育媒体上,一家日本杂志简直超越了共同社、《读卖新闻》、《朝日新闻》或者四大体育报,成为了被引用最多的存在。

  从1月开始,中国读者们也被东瀛“文春炮”轰得外焦里嫩,吃瓜不已。

福原爱和有妇之夫约会福原爱和有妇之夫约会

  先是和《POST7》一起报道福原爱情变。但是比起《POST7》中,福原爱和A君不伦别居、2泊3日旅行的遮遮掩掩;《周刊文春》直接扒出的是江宏杰的口击暴力、以及和婆家的龃龉。

  随后就是日本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在手机LINE(相当于微信)群里的一段对话被交出,结果让全世界都知道了“奥林匹克”这个词在日语发音里可以变成“槛中的猪(ORI PIG)”(笼子里的猪)。

关于佐佐木宏的报道关于佐佐木宏的报道

  上周,《周刊文春》又入手了奥运会开幕式创意剧本,逼得日本东京奥组委不得不在4月1日愚人节发文,说《周刊文春》这种行为“违反不正当竞争防治法和营业妨害”。

  但是最后只能表示要“对内部调查,看是哪个内鬼把MIKIKO团队制作的280页创意剧本透露出去的。”

  《周刊文春》是啥神物?

  国内有媒体报道说,这是日本八卦界的领袖。

  但比起小学馆的《周刊POST》、《周刊新潮》和《周刊现代》。《周刊文春》是日本周刊中少见的不在前几页刊登泳装或者露毛裸女的杂志。

  那它凭啥活得这么疯狂呢?

  一 日本第一刊

  在网络的冲击下,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,没能在IT业跟上中美的步伐。

  这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是,日本对知识产权内容严格的分享把控、加上老龄社会,使得纸媒依旧获得了自己的生存空间。

  当下,除了国家拨款的各省市日报外,中国的城市纸媒在逐渐凋零,刊物更是早早就退化成了稀少之物。人们往往只在咖啡馆或者美容院,翻看一些被赠送的精致印刷杂志。

  相比之下,日本第一的杂志《周刊文春》在去年6月还能卖出41万本,实在是一个异类。

  想想美国的百年《生活》杂志在2000年的线上转型,《周刊文春》的逆势,确实有点像奇迹。

  到了日本,坐上电车(城市铁道),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车厢头上飘着的彩旗广告。

电车(城铁)内的广告电车(城铁)内的广告

  几乎在每周固定的时间点,都能看到广告上那些仰天跌倒的耸人听闻标题。

  《周刊文春》能在日本占据排名第一,原因就是深挖、大胆、不怕被告。

  错了就错了,报的大方向对就行。

  以至于,如果谁有了不平事,找报纸或者电视台不好使,偷偷捅给《周刊文春》,那就有好瞧的了。

  这也成为了其人气越来越高的秘诀。

  《周刊文春》的母公司文艺春秋社是在1923年创办的,老板叫做菊池宽,是个实业家+作家。这家伙极为喜欢麻将,所以当下日本的麻雀联盟是他力主创建的,并且担任了联盟的首任总裁。

  在二战中,菊池宽曾经组织了22名作家来到中国撰写美化侵略的内容,结果因为鼓吹日本军国主义,因此文艺春秋社1946年被一度解散。但很快又在当年创设复活。

  1959年,《周刊文春》在文艺春秋社内创刊,宗旨是写“报纸和电视台不会写不会报道”的内容,结果走上了一去不复返的生涯。

  由于前述,该杂志不用美丽的裸女照片吸引观众,因此必须用深度挖掘来吸引读者。

  初期,《周刊文春》的主要报道方向是凶杀、传闻调查和政治经济问题。从2004年铃木洋嗣担任主编后,体育界和艺能界的麻烦八卦,就遭了殃。

  二 黑历史一箩筐

  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

  《周刊文春》这种爆料曝猛料的做法,经常会引起很大的争议,也会碰到各种诉讼。

东京奥组委声明的无奈东京奥组委声明的无奈

  除了和《读卖新闻》、《朝日新闻》抗争打嘴炮外,《周刊文春》几乎被所有艺能人和政治家嫌弃。

  但是一旦自己有事要爆料,大家又都会想起他们的猛。

  从1980年开始,几乎每年《周刊文春》都会被人告上法庭。

  1982年,《周刊文春》报道说,日本历史上最强的职业拳手具志坚用高所属俱乐部协荣作弊,和对手比赛的时候,在对手房间里放置的水果中下安眠药。

  结果这件事情最终被调查确认,协荣公司被暂停执照,《周刊文春》也在民事诉讼中打赢了官司。

当年的报道当年的报道   《七龙珠》的撒旦就是以具志坚用高为原型的《七龙珠》的撒旦就是以具志坚用高为原型的

  要知道,当时具志坚用高是顶级职业体育大明星的存在,他至今都是日本职业拳击卫冕次数最多的拳王。但是其老板的表现,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2002年,《周刊文春》报道说,政治家山崎拓(曾经是自民党的干事长、副总裁)和一个叫做山田加奈子的三陪女有不正当关系,不但和山田的母亲女儿一起床上三人行,而且还要求对方口交的时候,喝自己的尿。

  甚至山崎拓还表示,自己如果不当议员的话,会去当AV男优。文春炮一下打响,从此山崎拓的外号黄哥山崎就有了名。

山田加奈子自曝书   书名为:《老师》山田加奈子自曝书   书名为:《老师》  

  为此,山崎拓将周刊文春告上了法庭。但是法庭调查发现,山崎确实有个叫山田的女情人,至于床上的事情是不是真的,那谁也无法证明真伪。

  山崎拓最终只能放弃诉讼,整个事情不了了之。

  当然《周刊文春》也有踢到铁板的时候,比如2001年5月《扬天内部告发 化妆品DHC社长和女子社员每天的幸福生活》一文也极其香艳,随后被黛珂DHC告了个不亦乐乎。

  双方的官司一直打到了2004年,上诉到东京高裁后, 法官认为大部分的内容不真实。最终判决《周刊文春》赔偿550万日元了结。

  2004年,《周刊文春》刊登了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外孙女的未成年人照片,结果惹恼了孩子的母亲——前日本外相田中真纪子。

  双方官司打到法院,最终《周刊文春》这期杂志被要求全部收回销毁。那些极少数流出去的杂志成为了收藏家的最爱。

  至于新泻县知事和女大学生援交,知事辞职;日本东京最高检察院的检察长黑川弘务和《产经新闻》、《朝日新闻》记者打麻将赌博辞职之类的消息,几乎每个月都有。

深入揭批菅义伟儿子腐败深入揭批菅义伟儿子腐败  

  桥本圣子性骚扰高桥大辅

  今年2月,在日本疫情泛滥期间,日本现任首相菅义伟儿子菅正刚违法招待总务省干部,这类内容更是不胜枚举。

  最终导致菅正刚所属公司社长辞职,菅正刚被从媒体事业部调职去担任了人事工作。

  三 为啥这么刚?

  其实《周刊文春》所属的文艺春秋是一个保守偏右翼的出版社和杂志。

  吸引读者,爆料,是其活下去的基本诉求。

  针对政治家的监督只是其报道内容的一部分。

  之所以《周刊文春》最近瞄准日本东京奥运会猛啃,主要是因为以下两个原因促成的。

  其一是东京奥运临近,这成为了日本政治生态圈和老百姓关心的大事,所以任何奥运会体育明星的关联新闻,都会成为关注焦点。

  二是在疫情如此麻烦的情况下,日本政府和经济界强行推进奥运会,引起了日本民意的不满。

  从舆论论调查来说,日本的民意是整体反对继续办奥运会的,因此《周刊文春》拔日本东京奥运的皮,迎合了市场和大众的需求和口味,有利于其发行。

关于东京奥运的爆料关于东京奥运的爆料  

  所以,到奥运会结束,《周刊文春》应该不断还会有日本体育界的各种麻烦被暴露,比如前几年频繁出现的职场欺凌和虐待运动员问题,就很可能成为引爆日本体育代表团成团的利器。

  想想培养了十几名奥运金牌获得者的日本摔跤大佬荣和仁;君临了日本业余拳击十几年被爆受贿、控制裁判打假拳的主席山根明;当过日本亚运代表团总教练,纵容属下虐待选手的体操名将塚原光男和其妻子塚原千惠子。

  再加上大阪准备放弃奥运火炬传递,东京奥运会的跳水测试赛被国际泳联喊停。《每日新闻》关于日本奥组委收入超高的数据。

  东京奥运会简直是新闻宝藏啊。日本体育的瓜,《周刊文春》肯定还会吃下去的。

  (周超)

友情链接

澳客彩票平台,澳客彩票官网,澳客彩票网址,澳客彩票下载,澳客彩票app,澳客彩票开户,澳客彩票投注,澳客彩票购彩,澳客彩票注册,澳客彩票登录,澳客彩票邀请码,澳客彩票技巧,澳客彩票手机版,澳客彩票靠谱吗,澳客彩票走势图,澳客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澳客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